·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古藺縣新莊明氏家族述略

文章來源:酒城新報 更新日期:2019/6/27 17:03:47

  編者按:明末清初社會動蕩,瀘州作為當時的川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之一,成為南明政權、大西政權和大清政權的爭斗之地,幾股勢力在瀘州反復拉鋸,導致瀘州一帶人口大量減少,移民逃入黔北。研究古藺為代表的川黔邊界家族的家譜,對于移民文化、客家文化、巴蜀家風都具有重要意義。

  明代以來,以古藺縣為代表的川黔邊界,由于特殊的地理區位、多樣的民族成分、多變的政區演變,其移民形態迥異于川黔內地。基于區域特殊性,學界對川黔邊界的移民問題尚未進行深入研究。本文以田野調查為著眼點,旨在通過對古藺縣明氏家族的文化考察,結合正史、方志、譜牒、碑刻等資料,對該家族的族源、遷徙、發展、信仰等問題進行簡要概述,以期為解讀川黔邊界地方社會四百年變遷提供生動案例。

  易動難安的川黔邊界

  明氏家族位于古藺縣二郎鎮復陶社區新莊,從建置沿革看,古藺縣古為彝、苗聚居區,處于中央政權的外圍區域。唐宋以來,中央政府在此地多采取羈縻統治;進入元代,古藺隸屬永寧路,后改隸永寧宣撫司;明代屬永寧衛;清代改衛為縣,隸貴州威寧府,后改隸四川敘州府。乾隆元年(1736),敘永縣升為敘永直隸廳,治今敘永鎮,永寧縣隸屬,成為廳縣合一的政治管理格局。光緒三十三年(1907)永寧縣移治于古藺場;宣統元年(1009)改永寧縣為古藺縣,同年敘永直隸廳改為永寧直隸州;民國二年(1913年)改永寧直隸州為敘永縣,至此廳縣分治。解放后,敘永、古藺二縣一度為宜賓專區管轄,1985年,二縣皆歸瀘州市管轄。

  二郎鎮,位于古藺縣境東部,距縣城73公里,與貴州習水市隔赤水河相望,民國時為二郎鄉,1958年隸屬復陶公社,1984年復為二郎鄉,1987年將二郎、新華、復陶3鄉合并建二郎鎮。明氏家族主要聚居于二郎鎮復陶社區,即原復陶鄉轄境的新莊。

  從歷史發展脈絡看,古藺縣地處川黔之要沖,苗漢雜處,地形復雜,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敘永廳縣合志》載:“敘永雖撮爾邊州,實用武之域”,以至于該縣“參將守備,以及塘遞鋪汛星羅”,軍事戰略地位之重要,可見一般。明清以來,該地成為中央政權統治西南的重要據點,亦成為各民族與中央政權周旋的堡壘。明初,傅友德率大軍由永寧趨貴州,相繼在永寧等地“筑城通道、屯兵聚糧”;洪武十三年,曹震奉命開鑿永寧河,舟楫始通。陳桓平定云南后,在永寧等地“剪除榛莽,分布屯田為久遠計”。由此可見,明代初期,中央政府在古藺等地不僅設重兵把守,更是設置屯田,以為久遠。有明一代,古藺地區戰亂未息,明成化三年(1467),大壩都掌蠻叛變,神宗萬歷四年(1576),都掌蠻再次叛變,明廷發兵征討,歷經數年,始告平息。天啟元年(1621)永寧宣撫司奢崇明聯合水西安邦彥,起兵反明。古藺作為奢崇明政治軍事中心,長期處于拉鋸戰狀態,社會經濟全面殘破。之后張獻忠入川,南明與清軍、吳三桂反清等戰事多擾及古藺等地。戰爭頻仍導致民眾流徙,古藺地區在明清時期成為易動難安之地。

  從區域移民動態看,明清以來,古藺地區移民情況較為復雜,既有明初衛所屯兵,又有平定奢安之亂后鎮守的官兵,還有清初以降,自發遷徙而來的各省民眾。據《敘永廳縣合志》載:“國朝以來,客籍者多,土著者少”。清初,改土歸流后,設置流官,漢人徙居者日多。如“楚、粵、滇、黔、閩、越、皖、贛、秦、吳諸省尤為多。至晚清時期,城鄉市鎮皆屬漢人,而鳛僰芒蒙之區,皆化狉榛而進文明矣”。據我們在二郎鎮田野調查發現,當代二郎鎮幾乎皆為漢人,主要有明、李、張、羅、雷、胡、鄧、余、丁、聶、陳、安等姓,各姓氏從不同時期,不同區域,因不同原因相繼遷入二郎鎮,共同澆灌出燦爛多姿的移民文化之花。

  明氏家族來源與分布

  新莊明氏與明玉珍溯源

  歷史上,明玉珍在重慶建立的大夏政權覆亡后,后裔被朱元璋移居高麗(今韓國),雖在國內亦不乏號稱為明玉珍后裔者,但因缺乏正史記載而不確定。該支明氏家族曾一度將明玉珍視為始祖,長達300余年,直至民國初期才放棄明玉珍始祖說,成為明玉珍研究課題中的一種獨特現象。本文所分析的文本是由復陶社區明方頂先生參與編撰的 2007版《中華明氏總譜新莊分譜》(下稱《新莊分譜》)。上部九卷,依次為譜序姓氏起源,舊譜資料輯選,郡望堂號派行,家訓家規家禮,中華明姓人口駐地,古今人物,五服圖祭祀,藝文,國家文件選編、明姓墳墓圖片、明姓捐資名單、中西年歷對照表;下部一卷,主要為新莊始祖秀起支派世系。

  根據目前所見明氏譜序,其追溯到的最早先祖是明星,據明星第8世孫明定寧撰于元泰定《明氏族譜》譜序載:“(明)星公字太玉,號泗溪,原籍江南蘇州府,徙淮安清河縣人也。誕自南宋建炎三年,其人魁梧奇偉,智勇兼優。適乾道年間,因靖疆徭人姚民敖作亂,上命荊鄂駐扎明椿等率精銳以收捕之。星公同至于靖,共為運籌決策,既而椿公復命,星公致仕留寓。喜靖城五十里之北,人醇地腴。相陰陽而觀流泉,遂落業于石碑橋之竹林鳳山團焉”。關于明椿平定靖州姚民敖之亂,在《宋史》亦載:“(淳熙)三年,靖州界徭人姚明教等作亂,詔荊鄂駐扎明椿選將率精銳千人,會屯戍官兵擊之。戊戌,靖州徭寇平”。此處僅記述了明椿平定靖州徭人之亂,并未載明星隨明椿赴靖州平亂之事。又據《宋會要輯稿》載,(淳熙)三年,詔“靖州界徭人姚明教等侵掠…令荊鄂駐扎明椿選委有智勇才干官兵一員,統押精銳官兵一千人疾速前去…徭人平定之日…令明椿撥官兵二百戍靖州。”由此推斷,明星可能是隨明椿平定靖州徭亂而留守靖州二百戍卒中的一員。據明定寧所撰譜序,明星“妣黃氏、龍氏,誕蘭、起、鸞、鳳四公”。明氏家族至崇禎四年(1631)年,再度修譜,明星第14世孫明秀珍在譜序中載:“定寧公獨具桑秋一公志特識,毫不妄為攀附…凡蘭、鸞、起、鳳四公之裔,無不井然有條,秩然有序”,但其話鋒一轉,又說道:“第月異而歲不同,枝之茂者益茂,流之長者益長。且其間孝子順孫,英賢輩出。傳聞頗多,記載殊略”。言語之間,透露出明氏家族不僅有攀附之舉,且將諸多傳言納入譜中。由此可見,自宋至明,湖南靖州明氏歷次修譜比較審慎,世系清晰,尤其是明代以來,未將本家族攀附于明玉珍一支。

  靖州明氏家族與明玉珍聯為一支,發生于清初。眾所周知,明清鼎革之際,全國戰亂頻仍,家族逃亡,世系紊亂。在這一時代背景下,雍正二年(1724),黔南螺州歲貢生明德盛撰修明氏族譜,在其《明氏來歷》一文中說:(明氏)“數百年由江南而遷西蜀峨眉縣,而遷重慶府建都,基地即巴縣正堂也…玉珍公生二子,長子昇居蜀,次湘居楚…后做星散,與更姓名之來由,性甘者是也;姓蹇者是也;姓墻者是也;姓鄭者是也。四姓,千載如同一家”。族譜即將修竣之際,請四川巡撫蔡挺撰寫譜序,蔡挺在序中亦認為靖州明氏系“泰伯之裔、玉珍之后”。至乾隆甲辰年(1784),明道顯、明揚等,匯集星公四大房子孫,編成湖南、貴州、四川、湖北等省明氏族譜,亦未就此問題進行糾正。直至嘉慶二十年(1815),巴縣明道耀,將乾隆版譜送于當地一人參閱(此人佚名),此人在看到族譜后,寫了一片《錄譜竣后序》序中寫道:“大元之庠生定寧,大明貢生秀珍二公敘之,以合為星公,生蘭等四子,合修附刊于靖祠,則與德盛公之所錄,略有抵牾焉,如升與星,噫先人之常變,遙遷世故,迭更舉能盡一。但此譜再敘,將升祖一脈分支,合于一譜,豈不善哉”。從而對明昇、明星合為一支采取了認可及支持的態度。道光年間,明文鰲編纂全國明姓通譜,將全國明氏分為十一房,由于該譜未流傳到古藺,故沒有見此譜。

  民國初年,新莊秀起公后裔赤水旺隆明相勤,首議新莊分支修譜,歷時25年,形成修赤水一房分譜,在本次修譜中,對流傳近200年的川南明氏為明玉珍后代才進行了糾正,但由于各種原因,古藺、敘永、貴州各縣明氏族人并未匯入本次譜牒中。民國34年(1945),古藺新莊明鳳棋,字相如,立志修譜,親赴旺隆拜會明相勤,才將明相勤的觀點帶回古藺等地,明鳳棋歷時三年聯絡各地同宗,1949年形成初稿,但明相如不幸去世,此譜未及刊出。1982年,明漢友、明方政等在明相如撰寫的譜稿基礎上繼續完善,直至1994年,才將新修編的明氏族譜發給明氏后裔。2007年,在歷次修譜的基礎上,明氏后人在全國明氏族宗親會的指導下,對新莊秀起公后裔進行廣泛動員,形成新莊明氏修譜編委會,最終完成《中華明氏總譜新莊分譜》。該譜成為目前秀起公支系最為完備、翔實的族譜,雖然,該譜徹底澄清了與明玉珍之間長達二百余年的附會關系,僅將明玉珍、明昇父子納入明氏古人人物專欄中予以介紹。

  秀起遷川與明氏分布

  據《新莊分譜》載,明秀起,字鳳起,湖南人,星公十六代孫,明朝嘉靖年間,領兵進駐永寧宣撫司,娶校場壩半邊街李氏為妻,生時現弟兄六人。明萬歷初年,帶刀落業于鹽井壩福坡,再遷新莊定居,故后葬新莊。我們在新莊看到了明秀起的墳墓,墳前有一重刊于民國三十一年(1942)的墓碑,碑正中書:“始祖明公諱秀起老大人之墓”,碑右側書:“吾聞根之深者,枝之茂也;祖之遠者,流之長也。祖秀起奉旨討奢崇明,子孫討詔落業于斯,修祖祠于楠木林,款均辦好,應春秋二季,輪流敬獻……”。1942年,楠木林新建明氏宗祠,并舉辦蒸嘗,明氏后裔重刊祖碑以達敬祖之意,同時在碑文中對始祖秀起遷川原因歸結為奉詔討伐奢崇明而入川并落業新莊。關于明秀起遷川原因及時代,綜合多種譜序都未有明確記載,若以秀起墓碑所載為討奢入川,奢安之亂爆發于天啟元年(1621),明秀起遷川時間應為1621年或之后。《新莊分譜》中卻將明秀起遷川時間寫為明嘉靖年間,亦未給出具體時間。二者互為抵牾,其原因何在?

  《敘永廳縣合志》中,我們找到了可信的時間坐標。其志載:“天涯寺,在樂二甲新莊,明萬歷十年,民四表、屯官明綸建,乾隆五十九年武生明文彬重修”。志中提到的明四表即為明秀起第四代孫,明綸為第三代孫。據《新莊分譜》載,從明星到明秀起的字派用的是轉派,即用“進順秀再幸文公道定漢鳳方”12字輪流轉。但自明秀起以下,不再使用轉派,并把“再”字輩改為“時”字輩,把“幸”字輩改為“綸”字輩,亦有將“綸“字該為“鐘”字輩,并增加了“四日其我”四輩,成為“進順秀時綸四日其我文公道定漢鳳方”十六字派。

  明綸于萬歷十年(1582)修建天涯寺,足以說明其祖父明秀起遷川時間肯定早于1582年,《新莊分譜》將其定為嘉靖年間,應該是較為合理的。同時,明綸的屯官身份,也間接說明了其祖父明秀行伍入川背景及軍戶身份。既然方志有載,為何民國刊立祖碑明氏后裔將明秀起公說為奉詔討奢遷川呢,其背后的原因也許是一方面準確定義始祖遷川年代外,更應包含了美譽明秀起功業及明氏遷川的合法性身份,以取得地方話語權的考量。

  自明秀起定居新莊以來子孫繁衍300多年,明氏后裔以新莊祖地為原點,不斷向外遷移輻射,廣泛分布于四川、貴州、重慶三省市十二個縣市1100多戶5500多人,主要集中于川南、黔北兩地。其中四川古藺縣500戶,2731人;敘永133戶,451人。古藺縣二郎鎮是川南明姓發源地,后裔主要集中在二郎鎮的新莊、周家巖、青杠林、大巖腳、橋溝、張家寨、復陶村、楠木林、民勝村、水邊巖上及周邊的東新鄉、大村鎮,石寶鎮高家村、石口村、白馬村、梅花村和水口鎮的環場村等地。在貴州主要分布在赤水、仁懷、習水、旺隆、水城、大方、修文、金沙及貴陽等地,在重慶綦江區亦有分布。

  明氏后裔數百年來分居各地,其人口外遷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人多地少,只能向外發展,如明其統、明其綱遷居赤水,明其讓遷居敘永,開辟新天地,至今人口興旺發達,人才輩出。二是逃荒避難,散居各地明氏多屬此類情況,古藺有句老話:‘整爛了就往貴州搬”形象生動地描述了當時人口外遷的情況。

  修譜歷來為宗族頭等大事,明氏家族在發展播遷的過程中,亦多次修譜,也從側面反映了明氏家族力在整合族眾的努力。在民國年間赤水和新莊兩次修譜過程中,涌現出眾多熱心修譜事業的明氏賢達,如明漢楷,字相勤,赤水旺隆人,晚清監生,師范講習所及四川實業師范學校卒業,歷任學務兼團務多年,后贊軍政,獲得陸軍上尉軍官軍銜,精眼科,習地理,首倡修譜,花25年功夫始修成。明鳳棋,字相如,古藺縣新莊人,曾任復陶鄉副鄉長,通曉醫卜星相,竭力創辦學校,修祠篡譜,為修家譜,不怕山高路遠,不分富貴貧賤,逐戶登記不取分文,走遍川南黔地十余縣,行程數千里,費時三年,撰成譜稿。明方安,字森,古藺縣新莊人,曾任復陶鄉第四保保長,在節約度荒期間,甘冒風險,在紹軒、方富等人支持下,利用勞動閑暇,不分早晚,藏在樓上,花時近一年,將父親明鳳棋收撰成的稿整理抄寫付印流傳。

  為修好明氏族譜,民國二十三年(1934)春,明相如到旺隆合譜,與明相勤相見,相勤修譜有法,但未能收盡全族,故讓明相如前往川黔南北各房,將老幼名諱、更籍履歷,墓基字向抄齊,并請旌表族中忠孝節義之輩,以便石印遺之千古,明相如寫下了譜贊三首,以表達羨慕之情。

  贊譜三韻

  偉哉漢楷,號曰相勤。定選主器,其統子孫。

  分居黔赤,清世文生。民權一份,將校參軍。

  倫常則畏,身體力行。不思出仕,纂譜精心。

  截長補短,明德維新。條規序次,維系攸分。

  三年無改,千古有憑。侄同太祖,脈派枝榮。

  慎終追遠,維述九成。揄揚協力,天賜公純。

  明氏家族與天涯古廟

  上文提到,在《敘永廳縣合志》卷7寺廟中載:“天涯寺,在樂二甲新莊,明萬歷十年(1582年),民四表,屯官明綸建。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武生明文彬重修”。天涯寺位于新莊,且為明氏修建,后又重修,天涯寺是何許寺廟,與明家有何淵源?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們對天涯寺進行了實地踏勘。天涯寺海拔435米,面積約2500平方米,目前只存廟基,四周皆為高山,它是高山之中的一個乳房的頂處。乳房頂是一座四四方方18層條石按序堆砌起石墻廟宇屋基,走近一看十分雄偉,好似城墻的一個垛子。在廟宇的西邊修建九級臺階登上座南向北的廟宇。大殿平臺上已經沒有木柱房梁,也沒有任何佛像,只是在大殿石頭堡坎之下的坡土里,尚能見到少量殘破佛像。

  值得欣喜的是,該寺保留下了六通碑刻,其中四通豎立,兩通仆倒。豎立的兩大兩小石碑系本地馬蹄花石刊刻,由于年代久遠,字跡有些漫漶,根據辨識,四通碑刻分別是立于康熙癸卯年(1663)的“香眾供養”碑(文字全部漫漶)、乾隆五十九年(1793)《重新天涯寺更換佛像碑》、乾隆五十九年(1793)《重修天涯寺碑》(文字全部漫漶)、同治八年(1869)《重修天涯寺碑》。特將可識別的兩通碑文抄錄如下:

  《重新天涯寺更換佛像碑》

  重新天涯寺更換佛像,廟向新堃,/神農皇帝、文昌帝君刻書,為留名于石。/總首信士明文封川化七十二兩,明文竦各候正位各□/眾為/真口明我發各、明文章化、晏登泰眾、明文濤眾、/明我軍艮、明文棚艮、明文□艮/明我錫六、明文析六。

  乾隆五十九年壬寅孟冬月

  名播天涯

  重修天涯寺序 時大清同治八年(1869年)歲己巳十月二十八日吉旦立/。


  嘗觀圣王治世,封建而外宗廟焉,先宗廟者,明門源有自也。恐后嗣不□而新之丕而振之耳,考古今□□/□□□舊□者,往往于此加意焉。而庶人之于宗廟,何獨不然。洪維天涯古廟,系我明□□□□□□□□□/佛像門于四表公之手,曾家產實多,允準盛舉,繼之以文彬公之力,祥加補允,亦□美歟,意謂世世年年□□□/□□□□□□□□□□□之冬,后遭□祿四方觀者來,嘗喟然曰,明氏宗祠已矣,不可復振矣,廣詎知有二□□□/□□□□□□者,懷豪杰之氣,奮振興之才,合九族之志,□四方之功,灰燼者,創建之,傾覆者,□成之。二三年間,先□□□/□□□□澤神□乎,還□以章□□之□□□然維新□寺,又□天涯寺焉。此非二公之善,于綬述能如是乎,嗚呼□□/□□□□孝弟之心油然生矣。□等于此,而恭敬之心勃然發矣,雖然自今后,為明氏子孫者果能共/□□□□□□□而新之,是就二公之所厚望也夫。永邑文生李元一敬序。

  據當地明氏后裔說,天涯寺是明氏先祖修建于明代的明氏家廟,一直由明氏家族修建、管理,直至同治年間,才逐漸成為當地各姓民眾共同拜祭的寺廟。結合縣志、碑文及譜牒資料,我們基本可以厘清,天涯寺修建于萬歷十年(1582),修建人是明綸和明四表。據《新莊分譜》載,明綸(幸字派)明氏入川第三代。永寧軍糧屯糧官,并將軍糧解押至嘉定府,嘉定府曾賜“忠義昭然”匾以表彰。明四表,字光被,與四端公等修建天涯寺兩個天井的佛像滿堂,樂舍廟產田土山林一股。上抵鳳欽土地,下抵河心,左抵學產,右抵秦姓大溝,鑄鐘為證。且鹽井河石梯,由寺僧負責。每年重九慶祝招待明族嗣孫,年收租二十余石,直至民國二年,被縣府提去一半辦校,善功宏大。

  明文彬,我粹之子,明我粹是古藺新莊人,清乾隆年間秀才,府官賜匾“望重儒林”。明文彬為武庠生,父子同科,父為文秀才,子為武秀才,均葬新莊,有墳前石桅桿為證。我們在新莊見到了明我粹的墳墓,墳墓前的確立著兩根高月2米的石桅桿,當地人稱之為“文武雙桅桿”。

  《重新天涯寺更換佛像碑》碑文顯示,乾隆五十九年(1793),天涯寺因更換神農帝、文昌帝君神像而立碑,神像主要是明氏的“文”“我”字輩的總首和信士所捐獻,碑文中尚未出現其他姓氏的名字。而刊刻于同治八年(1869)的《名播天涯》碑,是重修天涯寺的一個碑序,序是由永寧文生李元一所寫。李元一在碑序中詳細回顧了明氏家族修建、管理天涯寺的過程,并贊譽了明四表、明文彬修建及重修天涯寺的壯舉。后來由于祠廟破敗,于同治年間再次重修,此時,由于明氏家族力量的衰弱,再次修建天涯寺雖然有眾多明氏后裔參與,但其他各姓氏亦參與其中,最后作者還對明氏后裔繼續振興天涯寺提出了殷切希望。

  經過對天涯寺碑文及其他資料的解讀,可以得到清晰的認知,在新莊村,自明晚期至清道、咸年間,天涯寺主要以明氏家廟的形式出現,起著凝聚族眾的作用。咸同以后,隨著明氏家族勢力的衰弱及宗族姓氏間聯系的加強,天涯寺逐漸成為整合區域各姓氏家族精神信仰的家園。天涯寺香火信眾亦日趨多元,影響也日益擴大,因此被采錄入于光緒《敘永廳縣合志》中。(蘇東來)

  (本文略有刪節,作者系四川省社科院客家研究中心秘書長)

編輯: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2元彩票网23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