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自貢一吸毒者自述:一直以為只有海洛因才是毒品

文章來源:四川新聞網 更新日期:2019/6/26 10:42:42

 林菁(化名)

  個子不高,齊耳短發,臉上綻放著笑容……在自貢戒毒所里看見林菁(化名),你很難想象她曾是個吸毒者。她說,我愿意用自己的教訓去警醒、教育更多人,平淡生活,更需珍惜。

  以為只有海洛因才是毒品

  林菁今年32歲,是家里的獨生女,自幼在富順縣城長大,從小學到大學,一路都是在父母、老師的呵護和贊美中走來。爸爸是一個企業的干部,媽媽是醫生,良好的家庭條件讓她從小不知道愁苦是什么滋味。

  2009年7月大學畢業后,當所有的同學都在忙著求職的時候,林菁被爸爸順利安排進了自貢某公司實習,家里人為了她,還在自貢購置了新房。因為實習崗位沒有工資,父母每個月都會給林菁零花錢,并且是有求必應。在這一年,初進社會的林菁覺得,原來外面的社會如此五光十色。

  一次,林菁與朋友走進了KTV,不勝酒力的她很快就喝醉,也是那一次,有人拿出了冰毒,叫她嘗試一口。看著五顏六色的吸管和塑料瓶,她不知道那是吸毒工具,在她看來,只有海洛因才是毒品。那一晚,嘗試毒品后的林菁異常興奮,接連幾天都感覺不到疲憊,也不吃任何東西,就想不停地找人說話,感覺渾身充滿了活力。那時的她對冰毒毫無認知,認為自己就是抽了一根煙那么簡單。

  吸毒減肥的謊言將她推向深淵

  畢業后,初中同班的一個男生重新聯系上她,并且兩人很快就發展成為戀人。令她驚奇的是,這個初中就已經輟學的男同學原來也是一名“溜冰”者。

  “只要身邊有了吸毒的朋友,你就會很快落入那樣一個圈子。”林菁說,這是每一個吸毒者從初吸者到離不開毒品的一個根本原因。

  不僅男朋友吸毒,連大學同寢室的閨蜜和其結交的男友也在吸毒。聽信了吸毒可以減肥的說辭,林菁覺得,可以通過這個途徑讓自己再瘦一點,變好看一些。

  吸第一口就會有第二口、第三口……林菁從最初的偶爾觸碰一次毒品,到每隔幾天就要吸食的頻率,在接近大半年的時間里,她開始急劇消瘦,體重從95斤下降到80斤,精神也開始變得恍恍惚惚。原來都是跟著朋友一起吸,后來毒品攝入量大了,就自己掏錢買,花費越來越大,向父母要錢的次數也增多,從每個月1000到4000、5000元。一個人的支出比一個家庭的開銷都大。

  2010年底,看著日漸消瘦的女兒,父母以為她得了重病,帶她回縣里的醫院檢查身體,媽媽的老同事懷疑孩子沒有病,可能沾上了毒品。面對父母的嚴厲質問,林菁根本無法圓謊,和盤托出了自己已經吸毒一年多的事實。

  必須遠離毒圈是父母立即做出的決定。2010年年底,林菁回到了富順工作。在父母的教育下,林菁也意識毒品的危害,當即與男友分手,安心上班。此后,繁忙地工作很快讓林菁充實起來,讓她暫時遠離了毒品,回歸了正常的生活。

 林菁(化名)

  短暫幸福后走上復吸之路

  2011年,林菁步入了婚姻殿堂。2012年5月、2013年8月,林菁和丈夫相繼迎來了一兒一女,為這個家庭注入了新的幸福。

  2013年10月,林菁辭掉工作,開始在母嬰市場打拼,每天起早貪黑,往返成都進貨,由于頭腦靈光,到2017年,林菁和家人已經在富順縣城開了三家母嬰店,生意越來越紅火。為了讓林菁做好生意,不至于太勞累,兩家父母主動承擔了照看孩子的重任。

  意外發生在2017年6月。這天,林菁的母嬰店迎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一個初中女同學。兩人一見如故,閑聊中才得知,這個女同學離婚獨自帶著孩子生活,也是一名“癮君子”,丈夫因為販賣毒品被判刑,她也做起了這個“生意”,兩人互相留下了電話號碼。

  2017年7月初的一天夜里,因為和丈夫因瑣事發生口角,林菁賭氣跑出了出去,沒有去處的她敲響了女同學的家門。這一晚,二人結伙吸食了冰毒,7年后,林菁再次親手打破了家庭的寧靜,走上了復吸的道路,這一次,林菁從吸食冰毒變為吸食混合毒品。

  戒掉毒癮期待回歸新生活

  2018年初,由于父親在外省的工程遭遇了資金困難,用林菁的店面做了抵押,貸款的壓力隨即而來,家庭矛盾也隨即突顯。林菁和丈夫的爭吵越來越頻繁,矛盾不斷升級,最終兩人離婚。

  生意的壓力、家庭的破裂,讓林菁感到,只有吸食毒品才可以忘記這些煩惱。林菁的吸毒量越來越大,從過去的每隔幾天吸食一次變為一天要吸食好幾次,用她的話說,一天不吸,就感覺馬上要斷氣了,飯也不想吃、覺也不想睡、話也不想說。同時,林菁出現了幻覺,老是感覺有人在跟蹤自己,整天神神叨叨、精神恍惚,體重再次急劇下降,生意也做不下去了,三個門店全部轉讓。吸毒不僅毀掉了林菁的身體,也給家里帶來了沉重的經濟負擔,她偷偷刷爆了前夫的信用卡、伸手以各種借口向父母要錢,吸毒前后花光了家里100多萬元的存款。

  家人得知真相后心痛不已,父母、前夫并沒有放棄她,先后兩次將她送到成都自戒,但都沒有效果。林菁說:“活著,我看不到希望,我知道我對不起家里人,可那時的我就是一具喘氣的尸體,完全沒有知覺。”

  2019年3月,林菁被送進了自貢市強制隔離戒毒所,剪掉了長發、換上了綠色的學員服,望著四面高墻,忍受著最初身體的難受。遠離了身邊的毒友,林菁服從所里的規定,一日三餐、認真學習、按時勞動,不足一月,林菁的身體難受期就過去了,體重也慢慢恢復。3月20日那天,是林菁的生日,媽媽來到所里看她,給她送上了一份暖心的生日禮物——兩個孩子的視頻。短短幾十秒的視頻,讓林菁一直看一直看,眼淚止不住地流下。

  視頻中,兩個孩子一口一聲:“媽媽,媽媽,你什么時候回來呀!我們好想你!你要好好治病、快點好起來呀!”此時的林菁早已淚流滿面,這是她心里最深的痛。

  “警官,我覺得自己還有希望,從這里出去后我要重新開始找工作,把孩子接回來自己好好帶,哪怕苦累,都不再去想這個東西,好好彌補我的過錯。” 林菁說。(記者 徐昭磊)(文中人物系化名)(自貢市公安局供圖)

編輯: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2元彩票网23选5 小红书黑卡代下单赚钱 送外卖怎样送赚钱吗 上海有一起赚钱的吗 熊猫直播赚钱还是主播赚钱 吵架就赚钱 抖音快手关注任务赚钱app 佳佳赚怎样看广告赚钱 用别人的女人赚钱 KTV做到了 支付系统怎样赚钱 方寸飞行符赚钱吗 想要赚钱要怎么做 兼职答题赚钱是什么 成吉思汗3赚钱2014 转发文章的那几个赚钱快 大盘跌赚钱的eft 2016赚钱的直播公司